当前位置主页 > 投资者说 > 新股申购 > 亲,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
 股票  钱程无忧  顶牛贷  顶牛股  股票配资  股票e360

规划师下漳州 探讨 “柔性设计”乡村振兴新图景

发布时间:2018-07-21 来源:mrchy.com 编辑:顶牛股

  “乡村文化要素深厚,价值观念多元,因此,规划师不能单方面给出硬性规划。乡村的规划与建设必须是柔性的,渐进式、互动式、参与式地推进规划和建设,边建设边商量、边调整边完善。”5月底,“融合与发展”乡村振兴战略高峰论坛在漳州召开。如何做好“柔性规划”乡村,成为业内专家学者热议的话题。

 

华安马坑乡贡鸭山村游客广场

乡村规划怎样让农村更宜居宜业?究竟什么才是因地制宜、对乡村发展科学有序的柔性规划?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深入漳州市基层进行调查采访。

文化定桩 从“内部”寻找灵感

在兰亭清溪两旁席地而坐,将盛了酒的觞放在溪中,由上游浮水徐徐而下,经过弯弯曲曲的溪流,觞在谁的面前打转或停下,谁就即兴赋诗并饮酒。如此“曲水流觞”的场景真实再现于华安县马坑乡福田村。

这样的意境呈现出自规划师林火灯之手。

“福田村是偏远山村,主要为丘陵状地貌。因此,在规划前期,我一直在努力寻找突破口。”作为一名规划师兼建筑师,林火灯长期关注农村规划,由当地政府购买其服务。

一到福田村,林火灯就觉得“有戏”:水系、古树、老房子应有尽有。“我想用原生态的方式,在村里的一块丘陵地段做一个景观。可惜,设计与施工不是同一个团队,他们不能理解我的意图,将部分古树破坏了。我只好带上施工队,现场调整方案。我们在云雾缭绕的半山腰加入文化要素,做了‘曲水流觞’的概念,用当地的鹅卵石贴底,红砖走边,很有意境。”

看福田村做得好,邻村贡鸭山村的村两委也心动了。设计组花了两个月时间勘探、设计,最终确定了设计稿。“贡鸭山村有个蛇的图腾。观景点很小,而且在半山腰,游客从小路走上去需要一些时间。我想将图腾故事浓缩在游客广场。”林火灯说,他找了村里的老人家了解图腾传说。于是,他利用现有的地形,设计了台地式三广场。最上面的广场,展现巨人正在雕刻图腾的场景;紧接着第二个广场,呈现石头崩裂的画面感。经过裂变后,图腾掉到最后一层。在夏日的凉风中,游客在村中休憩,可以远眺一望无际的稻田,还可以了解贡鸭山村的图腾传说,欣赏当地的婚丧嫁娶礼仪表演。

在云霄县下河乡内龙村,返乡青年林炉生带着公益设计团队回到村里,村民的精神支柱——土楼陶淑楼已修缮完毕。村里的“五朵金花”组成了志愿服务队,从村庄环境卫生治理开始,修土楼、办食堂及开展幼儿教育。村民们把堆在角落的瓶瓶罐罐亮了出来,把前院后庭清理出来,办起了农家乐。就连村里的垃圾桶,也是木桶做成的,写着“可回收”和“不可回收”,内龙村的面貌焕然一新。

功能注入 见“物”也要见“人”

“我们珍视田园牧歌的乡愁,但这片低调的地带是大数据的盲区,也是公众参与的黑洞。”对于规划师邱凌霄来说,如何设计出既有地域神韵又符合村民生活实际的乡村住房,是个不小的挑战。

“乡村住房规划设计既要充分考虑人与自然环境,还要考虑乡村的历史、文化、习俗、生产生活方式、邻里关系、宗族信仰等因素,比城市复杂得多。”邱凌霄告诉记者,4年前,他来到诏安县四都镇西梧村,彼时的西梧村还是“路颠、水咸、人人嫌”,村里连一条像样的村道都没有。为此,村两委提出:环境这么差,大家愿不愿意建设新农村?

村民100%表示同意。但怎么规划未来的“西梧小区”?村民和设计师的意见并不统一。村民认为,按照诏安的风俗,只有门对门的设计,才能让邻居们和睦相处。而邱凌霄却有不同看法。“福建的特点是八山一水一分田,建设用地比较少。我们希望珍惜每一块土地,多建一户是一户。因此,第一设计稿不存在‘门对门’,而是有错位感。因为这件事,我们和村民的意见争执不下。”

最终,规划师们与村两委、村民坐下来深聊,采纳了村民的建议。“我们设计方提出的方案不够接地气。因此,我们调整了方案。诏安还有‘不开后门’的习俗,我们在设计中都兼顾到了。”邱凌霄说。

之后,西梧村实行统一安置。拆掉了年久失修的危房,村里的住房困难户、无房户优先住进了新房。村委会以基础设施建设、示范房等形式最高补贴每户6.5万元。

“我们要弄清楚农民的诉求。”林火灯告诉记者,多数农民还保留着在院中洗衣服、用土灶做饭的习惯。此外,村民觉得房子越大越好,恨不得把宅基地全部建成房。

“我们在设计中提出,要留出庭院,房屋立面要凹凸有致。村民同意了。我们还考虑到村民需要大面积空地晾晒粮食、需要大储物间放农用工具的特殊需求,居住地也考虑到耕作半径,方便村民照看自家的田地。”

“柔性规划,就是要见物,也要见人。”闽南师范大学教授黄耀明表示,乡村规划,要改善村民生活质量,启发村民的文化自觉。最根本的,是要让人与村庄和谐共存,让乡村规划与人们的生产生活融为一体,才能彰显乡村的发展活力。

柔性“连接” 架起乡村与规划的桥梁

“乡村规划不好做,很琐碎。”这是乡村规划师普遍的看法。每个乡村规划项目都会涉及许多方面,比如水系、道路、产权关系……真正走到了实施这一步,乡村规划师的工作可不局限于“规划”。

对于自己的工作,乡村规划师们总是以“纽带”“桥梁”自喻。在一个村庄,村社共同体是一个大主体,村民各家各户是小主体,规划设计师只是主体的协作者。在村民与村干部之间、规划编制单位与项目实施单位之间,规划师主要做着沟通、交流、协调的工作。

村民不理解,自家的房子为什么不是自己说了算;村干部不清楚,污水处理设施该如何选址;项目建设团队也不了解,乡村有什么特色、有哪些诉求……当“规划理念”渗入乡村时,乡村规划师就是那个柔性“润滑剂”,让项目团队、村干部与村民之间更加理解对方。“当‘上’和‘下’都清楚了,乡村规划师才能让规划草图真正落到实际,实现多方的需求。”邱凌霄如此解释自己的工作。

即便乡村规划师们沾上了浓浓的“泥土气息”,但在规划业界看来,效果依然不甚理想。规划图纸到了施工方手里,总会有不同的理解。建成之后的实际样子也和当初的规划图有一定差距。

对此,林火灯通过建立设计、施工一体化解决问题。“乡村规划设计必须和落地实施是一个整体过程,并且这个过程是从进场到落地实施,再到不断调整直至完成的一个连续过程。”林火灯表示,通过和村民的交流,可以寻找村庄的历史人文和未来定位;通过驻场施工,可以根据现实情况微调方案。这样融会贯通,项目提速一倍,效果也更好。

本文网址分享:http://www.mrchy.com/a/touzizheshuo/xingushengou/2018/0721/60827.html
推荐图文
相关文章
顶牛股 www.mrchy.com
Copyright @ 2010-2018 mrchy.com 皖ICP备11016751号-1 All Right Reserved
免责声明:顶牛股股票配资所发表的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
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