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学堂 > 股票书籍 > 亲,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
 股票  钱程无忧  顶牛股  顶牛贷  股票配资  股票e360

张维迎:改革与改革家

发布时间:2018-02-03 来源:mrchy.com 编辑:顶牛股

  另外,我们还要看到,任何人类社会稳定的变革都是个持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得有足够的耐心。中国很多历史错误就在于我们缺少足够的耐心。好比说辛亥革命刚刚搞完,还没有几年就觉得失败了,就要找新的道路。现在看,那不能叫失败啊。美国、英国的民主,都有个过程,都要打打闹闹。我们要学会妥协、学会沟通,最后形成共识。

  2012年8月9日下午,首期财新《中国改革》读书会在北京城市规划展览馆举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了读书会。  

  推荐理由:哈佛大学傅高义教授的《邓小平时代》,资料非常丰富,作为一个外国人,较少受意识形态和先入为主的影响,特别值得看的是,邓小平在“文革”结束重新复出后怎么领导这个国家,一直到他1992年“南方谈话”。“南方谈话”中多次讲到,谁不改革谁下台!这句话对1992年之后的改革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张维迎:经济改革走到今天,还有没有改革的空间?还有。但是,这个空间已经不像原来那么大了,已经不像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那样大了。

  问九:中国改革的路径,最理想的是什么?

  我希望大家逐步地认识到,保护这种所谓的既得利益或者特权、人治大于法治,最后对每个人都是不好的。伟大的人物就看到了这点,所以邓小平复出后就废除了终身制。邓小平是20世纪全世界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而在中国,他是最伟大的。他也是所有未来中国领导人学习的榜样。

  1832年,英国的选举权扩大到男性公民的14.5%;1867年又一次改革,选举权扩大到公民的60%;1918年,所有21岁以上的男性公民获得了普遍的选举权;1928年,所有的妇女跟男人一样获得了同等的选举权。这是个很长的过程。

 

受访者:张维迎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

  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读一些西方100多年前、200年前的书,因为他们当时面临的很多社会问题跟我们今天非常类似。所以,我建议大家看看启蒙运动时候西方的这些著作。

  所以,千万不要完全按照阶级利益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变革,如果那么看的话,就会走进死胡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是个零和博弈,没解的。特别是处于重要位置的人,要有改革的理念才能推进改革。一个人要抵得住利益的诱惑是很难的,为了利益放弃理念的人,我们说是“出卖灵魂”。

  老百姓在这个过程中看到的就更不公平,凭什么少部分人可以赚那么多钱?如果市场相对公平竞争的话,我相信老百姓不会有那么大怨气。李彦宏、马化腾也很富有,但我确实没听到多少人抱怨他们富有。腐败自古以来就有,我一直很关注这个问题。

  主持人:中国各级政府在改革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出台了很多惠民政策。但我们也注意到,围绕改革的争论还是比较多,老百姓对一些部门和领域的改革,还有意见。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是改革的步子太快还是老百姓的要求太高?

  所以,每个普通人必须明白这些道理。大家一想到什么东西都喊政府、政府,这确实是中国的一个特点。我们以为政府花钱对老百姓是免费的,但经济学有一个最基本的定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每个人都希望吃免费的午餐。别人请你吃饭,你脑子里还觉得欠他一个人情,而政府请你吃饭你脑子不会有这种感觉,久而久之就给我们造成一个错觉,财富可以不劳而获,世界是有免费午餐的。

荐书

对话人荐书

  这几年发生了一个变化,尽管我们GDP的增长速度还是蛮快的,但是,它已经没有办法掩盖或者平衡由腐败增长带来的问题,而且腐败现在还有一种加速度的现象。反过来也可以说,如果我们不真正改革体制,腐败问题也不可能得到真正解决。

  主持人:一个网友听说了这个读书会,委托我向你提一个问题:你曾经说过,上世纪80年代,是理念压倒了利益,而现在则是利益压倒了理念。他想请你解释一下。另外,刚才你劝说老百姓要支持改革,现在请你再劝说一下利益集团,如何说服他们支持改革、推动改革?

  问七:刚才提到财富分配的问题。现在两极分化非常非常严重,有点儿所谓的阶层固化,很多底层的老百姓已经看不到能够进入上层的空间和机会了,根据你说的效率和公平的问题,你强调效率,但我觉得现在公平这个问题也不能忽视。

  并不是权力越大越好。对大人物是这样,对一般官员也是这样。你看现在一些贪官,其实是有特权没人权。特权就是,你可以不守规矩,你可以获得老百姓不能获得的好处。人权是什么?人权是对自由、安全的保障。有特权没人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有今天没明天,今天可以耀武扬威,站在台上给大家讲话,明天就可能突然下台了、被“双规”了。但是,大家想象一下,如果在一个法治的社会里,如果政府官员的权力受到法律的约束,他们还能这样吗?

  我希望未来是个凡人的世界,但建立这个世界的过程中需要伟大的领导力,意味着他要有很强的理念,并且还要有坚强的意志推行这种理念,他还要有一些技巧克服那些阻力,就是怎么样让理念战胜利益。这些人是比较稀有的。

  我们每个人有这个理念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脑子里总想着怎么去再分配,最后我们就会要求政府给我们一种再分配的方式,而政府怎么能做到再分配呢?一定是靠权力集中。而从历史上各国的情况来看,如果老百姓脑子里想的都是平均主义,满足平均主义惟一的方式就是权力更集中的政府。

  张维迎:首先你别误解,我强调市场不是强调效率,我觉得只有市场才会有真正公平,就像体育比赛,跑得快的拿冠军,跑最后一名也拿冠军,这显然不公平,真正的公平是跑得最快的拿金牌,第二名拿银牌。所以,市场经济才能保证真正的公平,我们现在之所以不公平就是因为特权太多,有些人不跑就能拿金牌。为什么有人感到绝望?因为有一部分机会不向我们开放,只向别人开放,拿到这机会的人就赚很多钱,所以两极分化关键是这部分的问题。

  财新《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张剑荆主持了这次读书会,并作为对话嘉宾,与张维迎交流见解。

本文网址分享:http://www.mrchy.com/a/zhishixuetang/gupiaoshuji/2018/0203/3198.html
推荐图文

顶牛股网 www.mrchy.com
Copyright @ 2010-2018 mrchy.com 皖ICP备11016751号-1 All Right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
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