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学堂 > 理财知识 > 亲,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
 股票  股票配资  顶牛股  股票配资 0  钱程无忧   股 0

押上前半生的人脉和资源 高晓松要在后半生去开书馆

发布时间:2019-01-12 来源:mrchy.com 编辑:顶牛股

  5月初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杭州晓书馆。混凝土结构的建筑透着自然肌理,几名文艺青年正对着“大屋顶”自拍。入馆有一条长廊,阳光从三角形天顶的镂窗渗透进来。

  “晓书馆”是由高晓松发起并担任馆长的公益图书馆,甫一露真容,就给自媒体创造了多篇10万+。她坐落在杭州良渚文化村,“大屋顶”是由日本建筑设计师安藤忠雄设计的。

  3月22日,晓书馆开馆仪式现场,高晓松披着黑皮夹克,身着牛仔裤加白色球鞋,手里摇着把印有“晓书馆”字样的扇子。高晓松引用他的歌词作为开场白:“你从一座叫‘我’的小镇经过,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此时高大的落地窗外,草色晴翠,樱花如雪,吹落成雨。

  这番场景被很多自媒体引申为高晓松的“诗和远方”,也撩动了文青们对“天堂图书馆”的想象。

  “游客”纷至沓来,某种程度上,晓书馆成为了“打卡”的网红旅游景点。

  晓书馆采用预约制,最初每天开放300个读者名额。

  有的网友从杭州市区乘坐一个多小时地铁来到晓书馆,没预约上,开始吐槽,还在微博上@高晓松。高晓松已回到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学系当研究员,今年2月,他刚获得这张工作证,立志要“努力做个较好的知识分子”。

  他让晓书馆项目运营总监萧歌调试每天的运营数据,看看是否有可能多开放些预约名额。现在,晓书馆每天可预约总人数增加至500人。

  高晓松计划,未来他还会把“晓书馆”开到6个不同城市,做成公益阅读品牌。

  “我前半生走南闯北,闯荡江湖,认识了很多人;后半生就让我用这些积累的人脉和资源去开书馆,做研究。”高晓松说。

  社区图书馆

  郭文瑶是一名化妆品法规咨询师,一年前来到杭州工作。一大早,她从滨江乘坐两小时公交、地铁,来晓书馆当志愿者。她穿着一件印有“晓书馆”字样的灰色围裙,负责收发入馆证,对外翻译。

  像郭文瑶这样的志愿者当天共有四名,他们在晓书馆被称为“晓围裙”,分别站在前台或书架旁做志愿服务。第一批“晓围裙”多数是良渚文化村村民,当然也有不少冲着“高晓松图书馆”而来、周末来当志愿者的上班族和学生。

  晓书馆内部分上下两层,共有5万册图书,以文史哲为主,原木色的书架直抵天花板。一面落地窗外有一片浅水围绕,再往远处是草坪,花开花落。记者在晓书馆内看到,拿着手机拍照的背包青年比正在看书的读者更多,他们穿梭于阅读座椅和榻榻米之间。

  萧歌坦言,运营团队可以维持馆内秩序,控制人流,却无法阻止游客前来拍照。现在,他们只想安安静静运营,把热度降下来,探索一种较理想的公益图书馆模式。

  一年前,良渚文化艺术中心还在为“大屋顶”图书馆运营现状发愁。

  “大屋顶”由美术馆、剧场、图书馆等功能区组成,是万科在其复合型地产项目“良渚文化村”配置的文化设施。2010年,万科请来安藤忠雄设计这处文化艺术中心。

  更早些时候,良渚文化村有个“村民书房”,藏有13568本村民捐赠的书。时任良渚文化艺术中心执行馆长沈毅晗打算把村民书房搬到新建的图书馆,原有图书却只能填充新图书馆一角,“满墙的木格子还空着”。

  沈毅晗知道,他很难说服公司往图书馆项目投更多钱。他也是村民书房项目的负责人,他试图说服公司总经理,“图书馆是一个城市地标”,总经理才同意“村民书房”立项。不过,沈毅晗同时也面临两大难题:第一,书都要来自捐赠;第二,公司不再为运营贴钱。

  2015年秋天,良渚文化艺术中心主体建筑落成。安藤忠雄留下一句话:“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个公共空间的真正价值与灵魂,要靠良渚文化村的居住者一起来营造。”

  沈毅晗决定发起众筹。2016年5月22日,他在“开始吧”发布的众筹文案《在安藤忠雄设计的图书馆里,放上你的一本书》中写道:“建筑的真正意义,应该是让使用者来说话。我们选择以众筹的方式,想让有相同想法的人一起来完成这个图书馆,图书馆是人与人连接的方式。”

  截至6月19日项目众筹期结束,共有613人参与图书资金众筹,完成了10万元的筹款目标。

  但相比一万平米的图书馆空间,这笔资金可用于购买的书,摆放在大书架上仍然显得寒酸。现良渚文化艺术中心执行馆长张炎告诉记者,他们后来把更多空间辟为休息室、咖啡馆,咖啡馆也具有补贴运营的功能。

  2016年6月,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图书馆以社区图书馆的面貌开放运营。

  “游客”来了

  “晓书馆”入驻前,原图书馆休息室、咖啡馆区域过大。虽然来访者不多,但有的是三五聚首聊天,有的是父母带孩子来,孩子一闹腾一时半会儿难以安静。良渚文化艺术中心运营团队意识到,这些现状必须有所改变。

  适逢高晓松想办一家以阅读、分享好书为主要功能的公益图书馆。2016年,高晓松在微博上表达这个愿望时,好几家合作方联系了他。

  高晓松祖籍杭州,他对这座城市有着遥远的故乡记忆。在杭州主城区中山中路,高晓松的父亲曾有间带水井的屋子。2015年高晓松入职阿里大文娱以后,他每个月都有几天要去杭州阿里总部汇报工作。

  这些都是首家晓书馆落地杭州的机缘。更打动他的是,“第一次看到安藤忠雄的设计就激动了,从小就梦想有这样特别大的书架。”最终,高晓松团队与良渚文化艺术中心达成合作,在“大屋顶”下建一座晓书馆。

  张炎不愿提及万科良渚文化艺术中心与高晓松团队的各自分工,还有购书资金来源。他强调晓书馆由双方“共建”,都是为同一个项目服务。

  馆藏的5万册图书,由高晓松指导收集,他为此成立了选书团队。萧歌告诉《中国企业家》,选书标准是高晓松认为值得读的书。高晓松先指定了世界文学、中国文学、汉译世界学术名著、民国学术文化名著等几个大方向,选书团队成员每人负责几个类目,分头去找书,遇到拿不准的书再问高晓松本人。

  书单里绝大部分是公认的好书。还有高晓松本人特别推荐的书,像《枪炮、病菌与钢铁》《百年孤独》等。当然,还少不了高晓松本人作品。萧歌说,讨论哪些书不能上架是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比如成功学的书肯定不能上,不过考虑到与出版社、作者的关系,不能透露更多了。”

  晓书馆对外开放后,采用预约制,但对良渚文化村村民来说,以前图书馆很容易自由出入,这下“游客”来了,他们不一定能预约上。一位村民抱怨:“这是一个社区公共空间,凭什么就变成了高晓松开的公益图书馆?现在我们周末堵车到家都难回 ”还有位村民甚至上网发表评论,剑指万科:“这是为了提高良渚文化村的品牌。”

本文网址分享:http://www.mrchy.com/a/zhishixuetang/licaizhishi/2019/0112/96842.html
推荐图文
顶牛股 www.mrchy.com
Copyright @ 2010-2018 mrchy.com 皖ICP备11016751号-1 All Right Reserved
免责声明:顶牛股股票配资所发表的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
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